中文阅读
英文阅读
中英文阅读

目前正针对新冠病毒进行大量的潜在治疗方法研究。

在寻找有效药物方面已取得了一些进展。

在寻找治疗方法方面,正在做什么?

世界各地正在研究150多种不同的药物,大多数是正在试用的针对这种病毒的药物。

 世界卫生组织(WHO)为评估最有潜力的治疗方法,已启动“团结试验”。

 英国说他们的康复试验是世界上最大的试验,有11,000多名患者参加。他们正研究的一种药物-地塞米松-已被证明可以挽救重度冠状病毒患者的生命。

 世界各地的多个研究中心都在尝试用幸存者的血液作为治疗方法

什么类型的药物可能有效?

有三种方法正广泛被研究:

  1. 直接影响冠状病毒在体内茁壮成长的抗毒药物
  2. 可以使免疫系统平静的药物——免疫系统过度反应并开始对身体造成损伤时,患者会患重病
  3. 从幸存者血液中提取或在实验室研制出的可抵抗病毒的抗体

什么是最有潜力的抗新冠病毒的药物?

地塞米松是第一个被证明可以挽救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药物,被誉为是项突破。

最初的发现表明,低成本的类固醇将使用呼吸机的患者死亡风险降低了三分之一,使用氧气的患者死亡风险降低了五分之一。

当人体试图抵抗冠状病毒时,会引发炎症。

这可能会使免疫系统超速运转,而这种反应可能会致命。而地塞米松会减弱这种反应。

什么是地塞米松,它是怎么起作用的?

最初开发用于治疗埃博拉的药物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结果也令人鼓舞。

由美国领导进行的一项由全球超过1000人进行的试验结果发现,瑞德西韦将症状的持续时长从15天减少至11天。一些患者接受了该药物的治疗,另一些患者接受了(虚拟)安慰剂的治疗。

它是“团结试验”中的四种药物之一,并且它的制造商吉利德(Gilead)也正在组织临床试验。

但是,尽管瑞德西韦可以帮助康复-并有可能阻止人们被重症监护-但是迄今为止,尚未有明确迹象表明它可以预防冠状病毒死亡。

人们认为抗病毒药可能在疾病早期更有效,而免疫药物则在疾病后期更有效。

英国政府已在NHS上提供了地塞米松和瑞德西韦。

但是,美国已经购买了吉利德即将供应的所有药物。卫生与公共服务部表示,它们已获得了500000剂量,占吉利德7月份产量的100%,8月份产量的90%和9月份产量的90%。

吉利德还向韩国捐赠了数量未知的瑞德西韦。

艾滋药物可以治疗冠状病毒吗?

有很多话题,但很少有证据表明,一对艾滋病毒药物(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可以有效治疗冠状病毒。

有一些证据表明它们可以在实验室中有效果,但是临床实验却令人失望。

这种组合在重症新冠患者身上,不能帮助提高恢复率,降低死亡率或降低病毒水平。

但是,由于试验是在重症患者(将近四分之一死亡)身上进行的,所以可能此时用药已为时已晚。

疟疾药物可以阻止冠状病毒吗?

疟疾药物是“团结与恢复试验”中的一部分。

氯喹和相关衍生物羟化氯喹可能具有抗病毒和免疫镇定作用。羟化氯喹还可以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因为它可以帮助调节免疫系统。

这些药物作为潜在的冠状病毒疗法而备受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朗普的宣称,但对于它们的有效性,仍证据有限。

早期的实验室结果表明,它可以抑制冠状病毒,但对人们用它治疗病毒表示担忧。

由牛津大学进行的“恢复”试验发现,羟化氯喹不能用作为新冠病毒的治疗药物,所以它被撤出试验。

在《柳叶刀》上进行大规模研究后,发现该药物的使用会引起心脏问题,并增加死亡可能性,之后世界卫生组织此前就暂停了羟化氯喹的全球试验。

但是,该研究随后被抹黑了。6月30日,英国药品和保健产品监管局(MHRA)表示,牛津大学可以恢复它的羟化氯喹试验。

研究人员渴望继续探索这种药物是否可以防止感染。

幸存者的血可以治疗冠状病毒吗?

从感染中幸存的人血液里应该带有可以攻击该病毒的抗体。

这个想法是你获取血浆(包含抗体的部分)并将它给病患作为治疗。

美国已经用所谓的“恢复期血浆”治疗了500名患者,其他国家也参与其中。

我们要多久才能有治愈方法?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拥有可以治疗冠状病毒的药物。

但是,我们应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得到试验结果。这比我们知道(预防感染而不是治疗)的疫苗是否有效早得多。

这是因为医生正在测试已开发出来的足够安全的药物,而疫苗研究人员则是从头开始。

一些全新的、实验性的、冠状病毒药物也正在实验室中进行测试,但尚未准备好进行人体测试。

我们为什么需要治疗方法?

想要治疗方法的最明显原因是它可以挽救生命,但也可以取消隔离。

本质上,有效的治疗方法会使冠状病毒成为一种较温和的疾病。

如果它能帮助住院病人不需要呼吸机,那么就会降低重症监护爆满的风险,对人们生活的控制也就不需那么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