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英文阅读
中英文阅读

在人类对最后一次对火星展开探测的两年后,美国和中国都在本月对这颗红色星球发射了任务,为两国的激烈竞争找到新的发力点。

如果天气允许,预计中国发射的“天问一号”将于本周从南部的海南岛升空,尽管政府尚未公开确认发射日期。美国宇航局(NASA)的恒心漫游者计划在7月30号发射。两个探测计划都有望于2021年2月到达火星。

恒心漫游者计划旨在探索火星有关生命潜力的问题,包括寻找地球历史中适宜居住的迹象,并寻找微生物存活的证据。漫游者有一个钻头,可用来从岩石中收集岩心样品,并将其放在一旁以备将来的任务进行收集和检查。

如果成功,恒心漫游者计划将是NASA 登陆火星的第七次探测,也是第四次对火星的探测。于2012年降落在火星上的好奇号,至今仍会发回火星表面的相关数据。

天问一号的名字寓意“寻求真相”,是中国对火星发射的首次探测任务。探测器将在落在地表之前绕地球运行,以收集关于火星土壤、地质结构、环境、大气以及寻找水象的重要信息。

在上周的一篇论文里,天问一号背后的科学团队说“探测器在第一次尝试时就将全部进入轨道,并着陆和释放流动站,同时会与轨道飞行器进行协调观测。在此之前,从未有飞行器任务像这样执行过。”

相比之下,NASA在尝试着陆前曾向火星发射多个轨道器,可见,降落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

中国团队在《Nature》杂志上写道:“如果天问一号探测任务成功,将标志着重大的技术突破。”


天际竞赛

论文中,天问一号的科学家指出了国际合作的机会,会“将我们对火星的了解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明年,不仅是天问一号和恒心漫游者会到达地球,还有刚爆炸了的阿拉伯联合国的Hope探测器。Hope探测器是阿拉伯世界(Arab world)的第一个行星际任务。

过去,为NASA和中国航天局工作的科学家们一直享有校际关系。他们在国际空间站上进行合作,并对彼此能成功完成任务表示祝贺,例如中国是史上第一个将探测器落在月球另一端的国家。

尽管有人与之相反地认为,太空竞赛不可避免是政治性的。NASA的早期任务,特别是1969年人类在月球上的历史性着落,则得益于华盛顿和苏联之间的冷战。

这张摄于2020年7月17日的照片显示,在中国海南文昌市计划发射之前,正在转移长征5号的火箭

就中国而言,它深知,在探索太空方面超越美国,可以带来的潜在声望。如果“天问一号”成功,它计划最终会发送载人任务去火星。

除火星任务外,中国还计划在2022年前发射一个永久性的空间站,并正考虑在2030年代向月球发射一个载人探测器。

该计划是基于中国最近对月球的飞行任务,特别是“玉兔”漫游者的发现而建立的,由于故障,其中的第一个不得不在三个月的时程中途,就放弃了飞行任务。去年降落在月球另一端的玉兔2号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国家航天局副局长吴彦华在2016年表示: “我们的总体目标是到2030年左右,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主要的航天大国。”

图:NASA恒心漫游者在火星上的渲染图。该探测器定于2021年2月到达这颗红色星球。


火星任务

中国很晚才参与进太空的竞争。尽管它在近几十年来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但要超越NASA,还需要一些壮举,例如使人类登上火星。

但有个原因是,自1972年以来,所有的太空探索活动都是由机器人进行。不仅因为它们更便宜,而且它们的使用寿命更长,更耐用:没有哪个国家愿意成为第一个在另一个星球上让宇航员死亡的人。

考虑到地球的大气条件,在火星上着陆机器人探针已足够困难。安全地将人员运送到火星更是几乎不可能的。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政客们猜测有人对这颗红色星球执行任务。任期初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授权NASA “领导一项创新的太空探索计划,将美国宇航员送到月球,最后再送到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