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教授路易斯·冯·安(Luis Von Ahn),一位创建了验证码(CAPTCHA)和“多邻国”(Duolingo)。令人恐惧的天才。

“等一等盖茨先生。” 盖茨的私人秘书叫住他。

老好人比尔花了45分钟试图说服20多岁的危地马拉数学教授路易斯·冯·安来微软工作。然而这张被青春的脸庞礼貌地婉拒了这位世界首富。

《黑客帝国》是路易斯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电影,我也很欣赏。但是像我这样的人看了《黑客帝国》就会思考,“该死,莫斐斯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这个反社会的书呆子有什么我没有的?” 我和路易斯的不同之处大概就在于,他不仅崇拜戴着时髦太阳镜的英雄——他还研究高效的极权机器人。

显然,这种组合是爆炸性的。验证码是冯.安的创意,它诞生一周后由雅虎实施,几年后被谷歌收购。而他的第二个“孩子”——“多邻国”(Duolingo),在推出两年后的估值即为2000万美元,现在的估值为15亿美元。

但对我们这些“仓鼠”来说,CAPTCHAs和Duolingo都只是转动互联网大轮子的“诱饵”。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每年已使用他们将230万本书数字化,并在数周内将多年来CNN和纽约时报的内容翻译成其他语言以供使用。

现在让我们进一步了解路易斯·冯·安,这位高智商的天才。

接下来的故事来自于这六个访谈。

用户每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230万本书数字化

有一天,一位雅虎(Yahoo)的顶尖研究人员兼人才侦察员来到路易斯•冯•安(Luis Von Ahn)的学校,做了一场题为“我们不知道如何解决的10大问题”的演讲。其中的问题之一是垃圾邮件发送者会使用自动软件创建数以百万计的假电子邮件地址,将“男性广告”这一类垃圾邮件一堆堆地发送出去。鉴于雅虎类似于本世纪初的谷歌,所以以技术为导向的年轻的路易斯开始着手研究这项工作。

答案很简单。他的一位博士同学告诉他,电脑很难理解手写或打字的文本。一个人可以或多或少地轻松地阅读这些可笑甚至模糊的笔迹和图片,但软件却不能做到。因此,只有一群非常专注的人才能准确的输入这些验证码。

在得知这一情况后,雅虎在一周内就实现了这项功能。这一功能帮助到了难以数计的人。而路易斯也因此收到了一个简单的道谢。

但作为一个对时间极其看重的人来说,路易斯无法接受高生产力的人类每天花奖金50万小时的时间来填写这些验证码。每天50万小时是一大笔时间,也许可以更好地利用。

与此同时,一个很好的用途出现了。世界各地的archive.orgs和Google图书都在花大量的时间尝试将扫描后的旧书籍,文章和文档转换成数字化的电子版本。然而书籍是由单词组成的,单词是由字母组成的,这点与验证码相同。

现在介绍reCAPTCHA. 以前的版本是旧的9 hq 7 1 x模糊数字接口。而新版本则是给用户两个单词来识别。这两个词都是扫描的文档或书籍的一部分。

公司运行时已经知道在第一个扫描位上显示了什么单词。他们用它来测试你是否是真实的人类而不是机器人。尽管第二个词尚未数字化。但是一旦有10个真实的人输入相同的单词,他们就能确定什么是正确的答案。

通过这种方式,reCAPTCHAs每年能将230万本旧书数字化成可编辑、可搜索的网络文档。谷歌以一定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这笔钱让路易斯可以不再工作。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谷歌待上3年,然而他没有这样做。

学生在学习语言的同时翻译世纪以来有价值的新闻文章

对于出生在平均月薪只有200美元的国家/地区的人来说,教育是一个令人痛苦的话题。学习平台虽然应该使公民享有均等的受教育机会,但通常只会增加贫富之间的差距。它把人们分为两个看似无辜的类别:那些有500美元可以花在英语课程上的人和那些没有这笔钱而不能学习的人。

路易斯说,对于那些学习英语的人,他们的收入往往会翻倍。仅在中国就有4亿人在学习英语——这几乎是美国和英国公民人数的总和。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原因(例如,具备为美国客户做自由职业者的能力)还有更多潜在的力量在起作用。

互联网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英文的,这意味着只有懂英语的人才能接受教育。Youtube上的耶鲁课程,解释者视频,亚马逊图书,新闻网站,博客——我们很少会停下来想想,真正被翻译成我们自己语言的东西有多少。举个例子,世界上有4.37亿人说西班牙语,但实际上在维基百科上显示的西班牙语版本只有英文版的20%左右。

所以当路易斯决利用它的天才能力做些事情时,他和一个叫Severin Hacker的人合作为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创造了免费的学习语言的途径与机会。为任何有互联网连接的人提供了一个大众化的平台。

路易斯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企业家,他知道免费应用程序需要一种赚钱的方法。因为他的资金无法永远为新业务提供资金,因此它必须从一开始就可以自我维持。为此路易斯雇佣了可以熟练使用验证码的技工。这样他就可以一边给我们“上课”,一边让我们为他赚钱。

通过Duolingo学习任何语言时,您不仅会获得随机单词。有时,您会得到随机的句子来翻译。除此之外,给出的句子也不是完全随机的。摘录自属于Duolingo客户之一的文章。

显然,语言学习者不是经过认证的翻译人员。为了确保翻译正确无误,Duolingo使用了一些幕后炼金术,将10个业余翻译转变为一个专业翻译。最终的结果和你从一个训练有素的翻译那里得到的结果是没有区别的。

同时,除了最初的技术成本外,它是“免费”翻译。因此,如果《纽约时报》为每个单词的翻译支付0.10美元,并且不得不花费人力资本来管理流程,那么路易斯可能会选择以每个单词0.05美元的价格提供翻译。只要有足够的用户订阅Duolingo,它可以在几天内翻译出一年的作品——每一次翻译,路易斯和他的伙伴将获得4.2万美元的收入。

Duolingo正在将大学转移到智能手机上

路易斯说,翻译业务是一个棘手的业务。世界上总有翻译准备以一半的价格接管您的工作。另外,Duolingo本身开始类似于翻译公司,而不是教育公司。由于这些原因,Duolingo现在走的是更传统的订阅方式。

路易斯(Luis)并不是特别喜欢谈论他是如何在市场营销方面发展Duolingo的,但像任何伟大的建筑商一样,他花费了大量时间来思考自己发明的核心机制。

与课堂不同的是,在课堂上,学生实际上是“人质”“不得不”留在教室学习,而应用程序则必须面对与Instagram或Facebook等终极对手争夺用户的注意力的问题。冯·安恩(Von Ahn)和他的合作伙伴花费了10年的时间来完善每个弹出窗口,每个通知,每种字体和每种声音,以捕捉用户的额外意志力。

例如,我记得第一次用Duolingo来练习中文。我不记得自己当时在等什么,但我坐在一家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咖啡馆,即使这个时间我一直没有喝过咖啡。但我仍有时间消磨,而“Duolingo”似乎正符合我的要求。

一周后,我发现自己在同样的时间路过了这家咖啡馆。那是“Duolingo”第一次主动让我学几个新单词。后来我才意识到,这正是我第一次使用“Duolingo”的时间和地点。

同时,Duolingo的决策者们对更广泛的教育领域也抱有雄心。就算对于第二和第三世界的聪明的人来说,雅思或托福这样的认证考试也是一个特别痛苦的障碍。因为这不仅意味着他们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去学习和参加考试,学生们还常常要花几个小时去考试场所。作为回应,Duolingo正在悄悄地制作他们自己的标准化考试,并被一个又一个的院校和机构所认可。

他们的主要观点是,Duolingo比教室更好。虽然我们对这些数据抱有怀疑,但冯。安说,一个学生在Duolingo上用32小时就能学会一个学期的语言。同时他通过A/B测试来解释这一现象:虽然导师们经常采取“just because”作为练习方式,但“Duolingo”积极测试不同的学习方法,试图从中选取最好的测试效果——比如你应该先学习复数还是代词。

但冯.安关注的不只是语言。对他来说,每一个能够大规模移植到数字世界的学习过程都是值得追求的,而且任何方式(甚至包括通过电影字幕学习)都是可行的选择。

利用马基雅维利做些有益的事情

危地马拉的内战可不是闹着玩的。它持续了整整36年——足够培养一整代人,那里的房子周围的倒钩电线是时有发生的。有的人每隔一周就会偷一辆车,下午6点半以后出门就像在晚上独自走进树林,即使这是很早之前的事了,但是年轻的路易斯都记得。

是的,可以说路易斯非常熟悉卡尔·荣格所说的影子。尼采更直截了当,简单地把它描绘成一个7英尺高的可憎之物,它生活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两位思想家都相信,在每个人的内心都生活着大量的黑暗、邪恶、可悲、最残忍和自私自利的思想和本能。

更重要的是,这两位心理学家得出的结论是,只有与那些邪恶的想法成为朋友,人类才能取得非凡的成就。尼采称之为“和谐整体”,并把它想象成一条河流,你可以利用它旅行、发电或捕鱼;或者选择忽略它,让它变干;亦或者被淹死。荣格甚至把他的生命都献给了追求圆满——个性化过程的最终结果便是与那些邪恶卑鄙的思想成为朋友,并在你的骨子里慢慢接受它们。

我真的希望荣格可以活着见到冯·安。因为他的两项发明——CAPTCHAs和Duolingo——都是如此先进和前卫,以至于我感觉自己像个轮胎技师(并不是说我不喜欢轮胎技师)。他们都使用了相当数量的可以被称为“耶稣”的“魔鬼”。

英文原文:https://entrepreneurshandbook.co/duolingo-is-not-just-a-language-app-59e573e04705

公众号:银河系1号

联系邮箱:public@space-explore.com

(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注:版权归原作者拥有,我们做了中文翻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